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679 今年找个对象回家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14人围观
简介 在十二月之前,米国的拍摄工作终于结束,秦宝宝的戏份结束了,当天下午团队搭乘美联航飞回中国。 头等舱里,苏钰和秦泽低头聊天,值机的时候,她随口说要和秦泽坐一起,没想到秦宝宝竟然没反对,甚至

679 今年找个对象回家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在十二月之前,米国的拍摄工作终于结束,秦宝宝的戏份结束了,当天下午团队搭乘美联航飞回中国。 头等舱里,苏钰和秦泽低头聊天,值机的时候,她随口说要和秦泽坐一起,没想到秦宝宝竟然没反对,甚至连阴阳怪气的嘲讽都没有。 再比如现在,她戴着眼罩睡觉,对自己和秦泽的嬉笑低谈充耳不闻。

这时候的秦宝宝才真正有点姐姐的样子,而不是变态弟控,醋坛子。

但不知道为什么,苏钰觉得这家伙有股毫无道理的自信,就像后宫之主冷眼旁观妖艳妃子们翩翩起舞,内心分外不屑。

“你姐姐怎么了?”苏钰附耳道。

“什么怎么了。 ”秦泽眼神飘忽。 “今天好安静,位置都让给我了。 ”“可能变的佛系起来了吧。 ”对于秦泽的解释,苏钰一脸质疑,姐弟俩吵架打冷战了?看着不像。

秦宝宝戴着眼罩,隐隐约约听见弟弟和苏钰的交谈,思绪飘回几天前的那个晚上。 秦泽和她说了很多很多,许家镇的那段往事。 秦宝宝很早以前心里就有数,但第一次真正知道当年的故事。 许茹阿姨充满悲剧色彩的过往,许耀的年少轻狂以及后来的愧疚和心结,当然还有母亲当年的悔恨和心病,这么多年来,她有没有后悔当初的一念之差?听说舅舅也参与其中,但秦宝宝听完之后,完全感觉不到舅舅的存在感。

舅舅这个人就是这样,搁在里就是毫无存在感的路人配。 最后是她那个没出生就夭折的弟弟,我那死鬼老弟要是没夭折,肯定很聪明很帅气,跟他姐姐那样。 可当秦宝宝试着让别人代替秦泽的位置时,心里却只有抗拒和厌憎。

弟弟这个位置,只能是阿泽的,换成谁她都要翻脸,和炸毛的猫儿一样,见谁就挠他一脸。 整个过程中,秦泽语气稳的一匹,好像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与己无关。

秦宝宝听的眼睛都红了,为许茹阿姨感到伤心,把真心托付给错的人,是女人最大的不幸吧。

那么她呢?这么一想,秦宝宝觉得自己也悬了。

首先是老爷子那里,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不是亲生的原地爆炸,完成三杀(妈妈和姐弟)。

爷爷的棺材板也会压不住的。

然后她和阿泽的事不知道祖坟里的祖宗们会不会揭棺而起。 秦宝宝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心事重重,连带着老弟变相的坦白的喜悦都淡了很多。 这些事儿早就该考虑到的,但始终避而不谈,想着还早呢,以后再说吧,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简直有毒,从古至今它骗了多少船去触礁。 所以当秦泽再次掀起她裙摆时,秦宝宝就死死夹住,把脸藏在被子里。 心里想着,你再撩啊,在撩一次我裙子,我就认了。 毕竟是: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很久终于把梦实现。 可秦泽没撩她,或许也是如她这般,情绪没了,心有重重顾虑。 又或者他表面平静,其实说出那段往事后,意兴阑珊。

就这样搂着姐姐一觉睡到天明。

不过,秦宝宝心里稳了。

因为他既然坦白了自己的心事,相当于给了她一个承诺。 自己不用像以前那种,死咬着不让他找女朋友,心里又说不出口,纠结又彷徨。 嗯,现在也不能找女朋友。

思绪飘飞间,她缓缓入睡航班抵达浦东国际机场,时间下午四点。 秦宝宝一觉睡到饱,苏钰后来才会,没有睡饱,下飞机时眼睛布满血丝,还有眼袋,在车上一个劲儿的补妆。

“你要去上班?”秦宝宝问。 “不上,回家睡觉。 ”“那你补个什么装。 ”“”苏钰一愣:“是哦。

”秦泽咳嗽一声,心说不是要去我家么,这女人脑子睡懵逼了?苏钰顿时反应过来,装作若无其事:“好久没去看叔叔阿姨了,特别买点洛杉矶的特产,今天留你家吃饭了。

”不等姐姐说话,秦泽立刻道:“欢迎欢迎,我爸肯定很高兴。 ”秦宝宝鼓了鼓腮帮,却没说什么。

到了家里,下午五点,秦泽左手姐姐的特产,右手苏钰的特产。 这个点老爷子还没下班回家,秦妈也不在家里,出门买菜了,知道今天儿女还有苏钰要来家里吃饭,不出意外,王子衿也会过来。

秦妈心里又高兴又担心,替秦泽担心,渣男儿子脚踏两只船,当妈的操碎了心。

就怕突然间苏钰和王子衿打起来。

然后女儿炸了。

没一个省心的。

秦妈买菜回来,好吃懒惰的女儿舒服的躺沙发上,两条大长腿搭在弟弟腿上,享受他的按摩,苏钰被赶到沙发角落,低头看茶几上的一本金融书,英语版。

“阿姨!”苏钰仰起脸,露出礼貌又清冷的微笑。 阿姨更中意王子衿,苏钰知道的。 “你们俩个,不知道给人家倒杯茶?”秦妈嗔了一句,说:“苏钰啊,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菜,阿姨就随便买了点。 ”过不久,老爷子背着包回来了。

“秦叔叔!”这回苏钰笑容真诚多了,忙放下书,跑过去接老爷子的包。

老爷子也很高兴,今儿又能商业互吹到很晚,“这书不错吧。 ”他瞄了眼摊开方扣在茶几上的书。 “又要王八念经了。 ”秦宝宝撇嘴。

苏钰来家里做客的次数不多,逢着她来,老爷子和她就能聊完三叠花生米。

“不听不听。

”秦泽接茬。 老爷子抬起手,想揍近一些的女儿,没舍得,便拿起书砸秦泽一脸:“帮你妈做饭去。

”秦泽灰溜溜的跑厨房了。

看着见爹怂的弟弟,秦宝宝心里就沉甸甸的。 快七点时,王子衿也到了,画着淡妆,穿着ol套装,很自然的换鞋子挂包,自然的就像下班回家的儿媳妇。

王子衿第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苏钰,苏钰恰好扭头看来,确认过眼神,敌人!“呦,苏钰也在啊。 ”王子衿道。

“你不是也在嘛,宝宝噢。

”苏钰眯眼笑。 “是啊是啊,爸,家里蟑螂老鼠一大堆呢,妈妈打扫卫生越来越敷衍。 ”秦宝宝稳坐钓鱼台,阴阳怪气的说。 王子衿和苏钰暗暗咬牙。

老爷子:“”秦老同志觉得就算是自己的气场,也有点镇不住了。

两个儿媳妇打机锋就算了,女儿爱热闹不嫌事大,插一脚。

要不要去厨房把儿子替出来?老爷子终究是心疼儿子的,没做这种落井下石的事。 七点半开始吃饭,席间苏钰和王子衿明哂暗讽很频繁,还得加一个蛆宝宝。 秦妈频频用担忧的目光看自己丈夫,老爷子心领神会,将老婆的担忧传达给儿子。

儿子默默回了一个斜眼: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

“妈,我带了些洛杉矶的特产回来,还有化妆品和面膜,够你一年啦。

”秦宝宝露出讨好的笑容。

“费那么多钱干嘛,妈这把年纪了,不用那些东西。

”秦妈没好气道。

“那你上个月还问我要进口的面膜,还给我。 ”“你你这死孩子,瞎说什么。

”当妈的就不要面子的么。 秦妈生气道:“妈不用你的化妆品,你自己多打扮点,今年给我带个对象回来。

”谁知秦宝宝一口答应,笑容甜美:“好哒!”“啊?”秦妈一愣:“你说什么。 ”老爷子也看向女儿,苏钰和王子衿纷纷投来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