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精彩章节《上仙,好生无耻》琉亦若依全文免费阅读

本站2019-05-15115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上仙,好生无耻》琉亦若依全文免费阅读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上仙,好生无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鱼家小二写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

精彩章节《上仙,好生无耻》琉亦若依全文免费阅读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上仙,好生无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鱼家小二写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过了许久,门外才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待脚步声行至院内才克制的放缓下来。 若依没有回头,听到脚步声停下来后,四周的狐狸整齐地跪了下来,整齐洪亮的对着身后的身影叩首道:“国主”。

武罗感觉背后划过一缕风,瞬间所...推荐指数:《上仙,好生无耻》第十三章国主之位免费试读过了许久,门外才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待脚步声行至院内才克制的放缓下来。 若依没有回头,听到脚步声停下来后,四周的狐狸整齐地跪了下来,整齐洪亮的对着身后的身影叩首道:“国主”。

武罗感觉背后划过一缕风,瞬间所有狐狸都站了起来,只听一略感着急的声音突然道:“你们公子带回来的人呢?”只见无数双狐狸眼齐刷刷的望向若依二人。

武罗抬眼看向若依,没有说话,一切按若依的行动而行动,完美的扮演着仆从的角色。

若依莫名一笑,绑在背后的手一松,伸到身前活动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地站起身,目光冷淡地转身望向眼前时隔万年依旧熟悉的女子,曾经不变的端庄优雅多了分威严,看似年长但身上的风韵犹存,极易想象得到女子曾经的风华绝代。 女子眉头微皱,上下打量着若依,若依不知为何看到女子时,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叹息,姨母老了。 武罗也站起了身,身上的束缚也不知何时被解开,恭敬的站到若依身后,为若依撑足了气场。 但若依却不觉得多么有气派,如果身后站个粗壮大汉,那到能显得出自己威风凛凛,但身后站个伪娘反倒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原本府中的狐狸皆惊愕的瞪圆了狐狸眼看着若依和武罗如此轻松的解开了束缚,不是人家逃不了,根本是人家不想逃。 若依未在意众狐狸惊诧的目光,望着雪琴冷笑道:“难得能被请回家,姨母竟然屈尊降贵亲自来接待。

”雪琴望着眼前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原本怀疑的神情收敛了起来,端起国王的架子,亦冷笑道:“想不到你不仅长得越来越像你娘,连伶牙俐齿的功夫也是如出一辙。

”若依目色冷凝,不甘示弱的回嘴道:“姨母才是呢,变得越来越阴险狡诈了。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顿时两方电光火花,原本肃然的气氛瞬间又冷了下来,站在身后的武罗依旧坚持不懈的抬头挺胸替若依撑气场,一双眼死死的瞪向雪琴。

雪琴身侧一身穿紫衣的女子见两人揭不示弱,气氛一时僵持不下来,上前对着雪琴低声道:“母后,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还是先回宫中再说吧。 ”雪琴淡漠的望了眼四周,点了点头,冲若依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了出去。

清冷的女子伸手向着门外,冲着若依轻轻笑了笑道:“走吧。

”若依一直和雪琴大眼瞪小眼,这才注意到眼前的女子十分熟悉,清冷瑰丽,眉宇冰冷却含着淡淡的温柔,一瞬间女子与某个身影重合,若依眼中也柔和了起来,笑着点头回了一礼,然后抬头挺胸也不干示弱的向门外走去。 一群狐狸窸窸窣窣走完,院中挺直的狐狸才像没了力气一样皆瘫在了地上,管家有气无力道:“看来我们是得罪了不得了的主了。

”熟悉的主街道熙熙攘攘的身影不断穿梭,有些已经完全幻化成人形,有些虽成人形但尾巴却依旧露在外面,不过有些是故意为之,还有一些依旧是狐狸的原貌。 但个个都是面带着真心笑容,好像是生活在一个无忧无虑的城池中。

若依站在城墙上望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心中不免感叹,如果当初真让自己做了国主,恐怕也做不到如此好。

若依自知自己并不是块国主的料,也未想争取什么,当初爹娘离世后,不过只想单纯的待在雪琴膝下简简单单的活着,只是后来雪琴的所作所为却太过让人寒心。

若依依旧望着不时传来叫卖声的街道,雪琴缓步走到若依身侧,亦向下望去,突然问道:“你看到他们的尾巴了吗?”雪琴问的突兀,若依微微诧异,看了一眼始终专注望着城下的雪琴,又转首向下望去。 走在街道上的狐狸长着不同数量的尾巴,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五条,六条,七条,八条。

若依记得父亲在世时同她讲过,青丘建初是以九尾盛名,但渐渐的青丘开始生出了许多不同尾数的狐狸,后来若依的父亲便将青丘一族分成了八个小族,同一尾数为一族,不分贵贱。 但狐尾是狐族修炼所集之处,狐尾越多仙法就越高,修炼也就越容易,但狐尾越少,修炼就会极为困难,甚至幻化成人形都难,以至于这么多年来越来越多的狐狸偏走邪术,以吸取凡人的精元提高修为。 若依定睛的望着街道,却诧异的发现街道上偶尔还会走过一两只无尾的狐狸。

雪琴叹道:“我们青丘本是九尾一族,在你爹当国主时,九尾就已经不多了,到了我这一代,更是少之又少了,甚至有些狐狸生下来连尾巴都没有。 ”雪琴苦涩一笑:“这还哪里像只狐狸。

”又转头看向若依:“如今剩下的九尾就只剩下几位长老和你了。

”“所以你找我回来是打算做什么?”若依听不懂雪琴话中的意思,敛眉直接开口问道。 雪琴看着若依,眼中看不出来是愧疚、不舍,还是其他什么:“我这次找你回来是准备将国主之位还给你,让你继续延续九尾一族。

”若依怔了怔,心里升起不明怒火,忽而冷冷一笑:“我若依自知没有能力去做一国之主,也从未觊觎过青丘国主之位,当初姨母费尽心思将我赶出青丘,如今又说要将国主之位还给我,如此反复无常,姨母是将青丘视为什么?是将青丘的子民视为什么?姨母不觉得很可笑吗?”说罢也不再想多言便扬长而去。

武罗见若依面若寒冰的走了下来,忙迎上去问道:“怎么样了?”若依沉声道:“不怎么样,今晚我们就走,看来这次回来是错的。

”若依从未恨过雪琴抢走了国主之位,恨得是曾经视若娘亲一般的姨母,居然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将自己赶出了家,而今日雪琴的这般行为着实让若依有些恼火。 是夜,若依和武罗为防被发现就先偷偷溜到了城门口,正准备驾云离去时,武罗突然拽了拽若依的袖子,指了指城门口处,若依顺势望去,结果就见到雪琴正带着一群狐狸守在门口,若依一看不好,撒腿就准备带着武罗跑。 结果还没等跑,就听身后‘扑通’一声,一群狐狸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若依和武罗彻底震惊了,转头结结巴巴道:“姨……姨……姨母你这是做什么?”雪琴面色庄重,肃声道:“小依,我知道你恨我,但看在姐姐、姐夫还有你出生在这里的份上,救救这个国家吧。 ”说着便叩起头来,身后的一群狐狸也随着叩了起来。 若依本以为雪琴起码会以武力将她困住,可不想堂堂一国之主却这般委曲求全,眉头紧蹙,一时进退不得。

武罗凑到若依身侧,低声问道:“丫头,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走不了了呗。

”若依闷闷道。

若依走过去,将雪琴扶了起来,妥协道:“好了你们别磕了,站起来吧,我答应你们就是了。 ”雪琴立时面带喜色,一脸喜悦的吩咐那个清冷的女子立刻派人收拾一下若依幼时所住的院落,随即带着众狐狸向着宫里走去。 武罗看着得意洋洋走过去的雪琴,走到若依身侧悄悄问道:“你真不走了?”若依一脸愁容:“怎么可能?等再找个机会我们再逃。

”说完转身径直向宫中走去。

武罗望向被众狐狸拥在前面的雪琴,没想到老狐狸下的第一招就这么狠绝,以后恐怕更不好对付,要想再逃走可没那么容易了。

武罗抬起头看向星光斑驳的夜空,叹道:“爷啊,对方太狠了,你未来媳妇恐怕守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