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这一生,我们不必成为谁

本站2019-08-18190人围观
简介 昨天跟同事聊天,他知道我在写书。 我开玩笑说自己是个潜力股,他说,你的潜力是什么呀,有一天你会成为三毛吗?这个问题,一下子让我语塞。 难道这一生,我非要成为谁,才能证明自己吗?当别

这一生,我们不必成为谁

昨天跟同事聊天,他知道我在写书。 我开玩笑说自己是个潜力股,他说,你的潜力是什么呀,有一天你会成为三毛吗?这个问题,一下子让我语塞。 难道这一生,我非要成为谁,才能证明自己吗?当别人问你,你的理想是什么的时候,我觉得这个问题,比回答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更难。 这两个问题其实都是说不清楚的,但是你若说不清楚,别人就听不明白。

一旦你说出来了,又总会显得浅薄。

我当然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谁。 刚毕业的时候,我崇敬的人是胡适。

我跟很多人说过,我想像胡适一样,求学,留学,做学问,当老师。

但我,从来没羡慕过三毛,而且即使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也没有想要过成为张爱玲、林徽因。

有很多女作家都很喜欢她们,我身边也有喜欢三毛的朋友。

包括我妈妈,喜欢了三毛一辈子。

但,她们不是我的归途,也不是我的榜样。 只是有些话,不适合说给心灵陌生的人听。

人与人陌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人与人心灵有隔膜,可以说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生活里,人与人交往,性情相投的少,文字知己,更是难得。 你不能指望见过你几次,接触过你一段时间的人,就完完全全地了解你所有外在内在。 于是,我们必须找一个具象的人当作标杆,说给这些陌生人听。 我们的理想是什么,我们喜欢的人是什么类型,我们将来有一天想成为谁。 可是后来我变了,尽管我依然喜欢胡适,我的人生路依然清晰,可是目的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这辈子我能否成为胡适般的人,抑或如我敬佩的其他作家一样,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在路上。

我当然想变成有钱人,只是我们有钱,是否就要成为马云、潘石屹?我喜欢写作,也希望自己被社会认可,只是我是否非要成为鲁迅、胡适,载入史册?学钢琴的人,一定要都成为郎朗?学画画的人,一定都非要成为莫奈、凡·高?那些没有成为郎朗、莫奈、凡·高的人,他们就不热爱钢琴和画画了吗?只要你是真的热爱,即使你没有成为谁,一样会活得精彩。

这个真儿,是经得起时间的冲刷,世俗的讽刺,是融于你的血液里的。

不管你是住在城堡里,还是流落街头,只要你想到这个真儿,你都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跟其他人不一样。

而且我相信你这样走下去,人生就绝不会太差。

不是我们不在乎扬名立万、富贵荣华,只是当我们慢慢成熟思想丰盈以后,我们开始由外走向内。 从追求外在的华衣美服,开始更加注重自己内心的饥寒冷暖。 当你内心是空的,即使你得到一切,成了那个谁,你也是空的。 当你内心是满的,你每走一步,今天比昨天好一点,你都是满的。 趁我们年轻,趁我们思维清晰,当然要做出一些成绩。

至于我们最后头顶获得的加冕是什么,我们会成为谁,都随他去吧。 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