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家乡父老追忆余光中:“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本站2019-07-10169人围观
简介 中新社福建永春12月14日电题:家乡父老追忆余光中:“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中新社记者孙虹 12月14日,祖籍福建永春的台湾著名诗人、《乡愁》作者余光中先生逝世,享年89岁。 消

家乡父老追忆余光中:“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中新社福建永春12月14日电题:家乡父老追忆余光中:“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中新社记者孙虹  12月14日,祖籍福建永春的台湾著名诗人、《乡愁》作者余光中先生逝世,享年89岁。 消息传来,家乡的父老乡亲悲恸不已。   “我原本以为光中能比我活得久,我以为他还会再回来和我相见……”14日午后,当中新社记者赶到永春县桃城镇洋上村时,余光中儿时的玩伴、93岁的余江海还不敢相信,他反复问道,“是今天走了吗?什么时间?”  余江海老人慢慢走到屋后,儿时曾与余光中一起玩耍攀爬的五棵荔枝树依然枝繁叶茂。 “光中辈分比我高,但年纪比我小,放学后我们就在后院玩。

”虽然步履蹒跚,余江海记忆清晰,“光中爬树比我厉害,爬得很高,手脚很好,没有摔下来过。 他还喜欢坐在石磨上,我就帮他推……”  那是1935年,7岁的余光中随父亲回到家乡为祖父奔丧,在洋上村的祖厝里生活过一段时日。

而他再一次回到这里已经是2003年,当两鬓飞雪的余光中“少小离家老大回”,洋上村倾村而出,以最隆重的礼节欢迎久别的游子。

  也是在那时,余光中与余江海再次重逢,手拉着手回忆过往。 后来,余光中在《五株荔树》中写道:“也许小时候我曾经攀过,余江海却说,他不记得了,但记得这一排五株高树,他真的陪我冒险爬过……”  “当年光中回来,说起爬树的事,约我再爬一次。

可惜那天下了雨,树上太滑了,我们没有爬上去。 ”余江海说,可惜,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噩耗传来,余光中族亲侄儿余秉足的手机几乎没有停过。 “大家都在问我是不是真的,我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到台湾,后来二姐(余幼珊)回复我‘是真的,很突然’,我才敢相信。 ”  “他是我们家族的骄傲,我将尽快组织家乡的亲人前往台湾追思。 ”言语间,余秉足难掩悲痛与惋惜。   余秉足告诉记者,上周才联系过,想邀请他参加12月16日举行的福建省余氏宗亲会成立大会。 虽然因为年纪原因不适合出行,但他也通过二姐转达了对大会的祝贺,“没想到突然间就走了。

”  余老先生最后一次回到家乡,是2015年9月。

他带着夫人范我存女士、二女儿余幼珊和四女儿余季珊,受邀为“余光中文学馆”揭牌。

  今天,这个收藏有余光中多年作品的珍贵手稿、海报、书籍、照片等资料的文学馆,成了乡亲怀念余老先生的追忆之地。

  总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的余光中文学馆,地处永春县桃城镇花石社区,背山面水,沿山势而建,由低至高,逐层上升,全面展示了余光中的人生经历、文学成就、活动集锦及其所获荣誉和奖项,是目前收藏余光中文学作品最多的场馆。   “今天的文学馆没有解说。

”余光中文学馆负责人周梁泉眼眶泛红,上午还在馆内为台盟中央的客人讲解余老先生的作品与资料,中午回家的路上就收到了余老去世的信息。 “我把摩托车停在路边,哭了一会。

”  在周梁泉心里,余老不仅是永春的杰出乡贤,更是一个在世界上有代表性的乡愁诗人。 “他笔下的乡愁内涵丰富,不只于两岸的情感,是人类的共同体意识,也是对传统文化的守护和传承。

”  “虽然余老年事已高,仍然一直关心着家乡的发展,关心文学馆的情况。 ”感怀至深处,周梁泉不只一次落下眼泪。   周梁泉说,近十年来,从余老先生的一首诗(《乡愁》)、一出戏(交响诗剧《乡愁》),到一个馆(余光中文学馆),再到今年11月刚启动的万亩乡愁园建设,永春一直在以“乡愁”品牌为龙头进行转型。 而其中,余光中功不可没。

  “接下来,我们将以余光中文学馆为核心,打造传统文化的聚集地和体验区。 ”周梁泉说,这是余老先生一贯的主张,相信也符合他的遗愿。 (完)责任编辑: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