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

本站2019-06-0970人围观
简介 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_人生百态当前位置:>>>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时间:2015-09-0111:03作者:张皓宸文/张皓宸上个月,朋友跟一个大佬级别的经纪人吃饭,把我顺道捎上

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

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_人生百态当前位置:>>>世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时间:2015-09-0111:03作者:张皓宸文/张皓宸上个月,朋友跟一个大佬级别的经纪人吃饭,把我顺道捎上了。

刚一落座,那个大佬就讲起前段时间去美国旅行的经历,劝我们好好打拼,争取今后能到那个自由的国度去看看。

聊了一会儿见他的朋友还没到,就斟满茶水,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我们每个人身体里其实都装着一个宇宙。 阿ken是个香港人。

因为一直怀抱着大陆梦,于是从港大后,他拒掉了香港公司的offer,直接投奔成都。 张艺谋说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受他影响,阿ken对这座城市情有独钟。

故事的开始就发生在这里。

来成都的前两年,阿ken全然陶醉在自己的游客身份上,靠着家里的钱吃喝玩乐。

他异常钟情于火锅,几乎隔两天就会吃一次,还必须是牛油锅底,辣到嘴巴红肿满身大汗才能爽快。 最好笑的是,他还喜欢上了打麻将,成都的麻将叫血战到底,一桌四人胡到最后一人为止,他说这种畅快淋漓的“厮杀”打牌方式非常带劲。 这份比成都人都还爱成都的情怀,让阿ken短时间内就交到一帮挚友。

到了第三年,阿ken败光了家里给他的钱,回头看身边的人都在各自的岗位忙碌,才从桃花源里醒了过来,开始考虑到生活的问题。

对一个普通话还说不标准的香港人,找工作其实不易,多次碰了壁,最后因其是艺术设计毕业生,经朋友介绍进了一家婚纱店设计婚纱。

一晃又是两年。 26岁的阿ken从刚进店的学徒到自己动手设计婚纱,看似步履不停,却遇见了自己的瓶颈,店铺不大,生意也就还好,况且因为放不下面子的缘故,有些单子还得让给另一个女设计师。

那个时候,他骗家人说他在一家外企上班,小日子风风火火的,但实则底薪加提成,一个月下来也就只能解决温饱,根本攒不下钱来,手里靠两张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勉强地过活着。

为了省钱还时常逃掉朋友组的酒局和出国旅行,渐渐的朋友也少了,最喜欢做的事情变成下班后宅在家里枯燥地上网,写写博客。

真称得上是穷困潦倒。 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阿ken接到了笔大单,说是那个要嫁人的富二代是阿ken博客的忠实粉丝,点名要他设计的婚纱。 第一次见面沟通被对方邀去仁和春天顶楼的咖啡馆,他丝毫不敢怠慢,打扮得油光蹭亮地去了。

还没来得及消化女生的劲爆身材,就地震了。 当时大地就像哀嚎似的,天瞬间暗了下来,所有人都疯了,四处乱窜,尖叫声和杯子的破碎声此起彼伏。

阿ken想都没想,拉起女生就往应急通道跑,女生吓得一边哭一边叫,高跟鞋都跑掉了,于是他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直接拦腰把她扛了起来。 小小的楼梯间止不住地晃悠,天花板一直在落灰。 那种恐惧,看客们无法感同身受。

两人安全到了街上,乌压压全挤满了人,女生下了地站不稳,整个人就摊在阿ken身上,他当时非常尴尬,因为她的胸,真的太大了。

后来事情的发展非常顺天意,女生逃了婚,跟阿ken好上了。

但女方的家长一直对他耿耿于怀,见面聊了工作后更是戴上了有色眼镜,“不可能”三个字给了他们这段恋情最好的回应。

地震后余震不断,整个城市都人心惶惶的,阿ken一慌神不小心向妈妈说漏了嘴,给家里人知道他在婚纱店工作,于是家里人坚决反对,劝其改行。

面对家庭和爱情的压力,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彷徨。 好在那个大胸女生是个典型的“我喜欢谁关你屁事”的白羊座女孩,瞒着爸妈偷跑去阿ken的店里,一有机会就给他加油打气。 久而久之,他被女生感染,于是重新振作,跑去女生家立誓说,给他一年时间,如果还是没有改变,他就放弃女生。

说实话,这份冲动不全是女生给的,而是他真心觉得自己在设计这块可以搞出名堂,他也从未想过离开这座城市。 而爱情给他最好的助力,就是有了责任以后,自己的行为不会太荒唐。 阿ken说他有次无意看了张艺谋的一个采访。 他说当初拍《活着》的时候,他可以跟葛大爷谈剧本到三四点,葛大爷撑不住睡着了,他就看着身边的工作人员谁眼睛还睁着就跟谁说。 跟张艺谋合作过的人都说他精力特别旺盛,一进摄影棚就亢奋。

亢奋绝对是做一件事最源头的动力。 就好比习惯早起的人,拉开窗帘后看见蓝天白云就莫名兴奋,厨师看见食客狼吞虎咽地吃自己做的菜心里就觉得异常满足,摄影师遇见一个好模特,一股脑拍完才能发现自己满身都是泥泞。

怀着这份心情,阿ken花了半年时间,让自己彻底爱上画婚纱,然后没过几个月,他就被一个国内知名的独立设计师团队挖去当设计总监,北京成都两地飞,加上自己是香港人的优势,让内地的客户有种国际化的归属感,赚的盆满钵满。

再问女生他们的恋情如何归置时,对方却说她要移民了。 明白事已至此,阿ken没有多挽留。

在双流机场跟她告别时,女生抱住他的脖子,在肩膀狠狠咬了一口,说放弃她吧。

阿ken没有回答,只是拍拍女生的背,像是安慰。 成都刚进入夏天,一切都变得懒样且随意,让闲适的节奏更添几许,只是地震后的天府之国,鲜有蓝天,每天都是雾蒙蒙的。 女生走后,阿ken经常去他们相遇的咖啡馆小憩,想起当初他扛着女生逃跑的画面,觉得又可笑又励志。 这些年,他们靠手机联系,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阿ken会飞去美国找她。 于是不管女生之前是刻意不回短信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叫嚣着分手,见到他后必会以缠绵代替。

来来回回几次,女生的父母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他们这段异国恋。

直到11年年底,女生突然跟阿ken说她订婚了,这次是她喜欢上对方,逃不了抢不了。 不信邪的阿ken飞过去想弄清事情的原委,结果出了机场,就看见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在宾利车里等着他,然后非常友好地带他去参观自己的制药厂,吃了当地最昂贵的西餐,并承诺会爱她一辈子。 如同坐了一次跳楼机,心情直上直下,阿ken面如死灰地默默飞回国。

女生结婚之后,因为老公抽大麻闹得有些不愉快,找过阿ken几次,但对方的手机成了空号,一切聊天软件的头像都是黑白,问身边的朋友,也说他就跟消失了一样杳无音讯。 后来,她老公的制药厂被警方查出来做毒品加工,背后竟牵扯起由她老公牵头的国际贩毒链条,女生被证实清白后吓得跟他离了婚,跟家人搬到纽泽西的一个小镇上生活。 故事到这里暂且划上句号。 经纪人大佬抬手跟前来的朋友打招呼,等到那个穿着风衣的男人一落座,我跟朋友惊着了,那张脸作为金牌影视制片人经常出现在新闻上。

经纪人简单介绍了他,除了投资影视,还有自己的服装品牌,就连去年双十一淘宝流量最高的那家护肤品店也是他的。

我跟朋友默默在旁边听着他们的谈话,风衣男一直在询问人才输送和绿卡的问题,看样子是准备移民。

经纪人打趣说他坚持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过去了,起初我俩不明白,后来走的时候,他轻轻在我们身边说,他就是阿ken。 那晚我失眠了,想到阿ken消失的那两年,一定做了最大的坚持,如同当初坚持设计婚纱一样,坚持让自己更有能力去追回那个女生。

我们现在所经历的迷茫和窘境,其实就归咎于过去不愿面对的改变或多年来不曾根治的恶习,如果因为做一件事而无法坚持,那么到了20多岁需要对外界承担一份责任时,就欠自己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