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一百二十四章 陈知府的心思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60人围观
简介 知林延潮是提坐堂号,衙役脸上亲热了许多,笑着道:“公子是侯官人,内人也是侯官的。 ”林延潮笑了笑道:“幸会,幸会。 对了,我与你们府衙的张师爷相熟,他今天有来吗?”衙役听了更是殷情

第一百二十四章 陈知府的心思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知林延潮是提坐堂号,衙役脸上亲热了许多,笑着道:“公子是侯官人,内人也是侯官的。 ”林延潮笑了笑道:“幸会,幸会。 对了,我与你们府衙的张师爷相熟,他今天有来吗?”衙役听了更是殷情,当下道:“原来公子是张师爷的熟人,那就是自己人了,他当然来了,一会我知会当搜子的弟兄一声,然后他们下手轻些。 ”林延潮笑着拱手道:“多谢这位大哥了。 ”衙役也是笑得咧开了嘴。

当下林延潮跟着衙役,走到考场旁一角,但见早有一群人黑压压地站在那,并手里都提着灯笼。 他们见有人过来,都是微微举高了灯笼,然后有人道:“林兄,你来了!”“我们还在道林兄何时来呢?”“不会是睡过头了吧!”林延潮手上不便,笑着回礼。 这些不少是林延潮侯官县试同案,书院同窗或是那日在诗会上认识的,与他相熟。

现在林延潮在这一届府试考生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之人。

林延潮到侯官一圈的士子中站定,左右都是县前十的人。 大家都是拱了拱手,聊了几句,就没什么心情说话,抬起头看着龙门,闭口不言。

鱼跃龙门,若是过了府试,那么就进一步算是童生。 在等级森严的科举体系里,也算是有了名位了。 而身为童生就能考秀才了。 此刻就算是铁定过了府试的各县县试案首,也是并不轻松。

因为他们也要在府试里拿个好名次,若是能取府试第一,无论院试成绩如何,都会保送进学。 而府试前十,也能在院试时候提坐堂号。

这每前进一步都是要争的!林延潮看着左右考生,突然想到一点,事实上府试说取五十个名额,但只有四十个,因为十个县的案首实际上已是内定了一席之地。 剩下并非县试案首的考生们。 要为了争夺四十个名额,进行一番搏杀。

三千县试搏杀过来的考生,要争夺四十名院试试额,这难度简直比当初国考还难啊!想到这里。

林延潮却心道,难就难吧,我有何惧,该准备都准备了,就放手一搏吧!林延潮抬起头望向天边。

启明星正在天边的薄雾中闪动!嗯,这是个好兆头。

公堂之内,知府陈楠端起一盏新沏好的龙井茶,呷了一口。 作为绍兴人,陈楠当然最喜欢喝的,还是这产自本省龙井茶。

茶味在口中回甘,陈楠醒了醒,府试是卯时一刻开考,身为主考官他也必须与考生一般,不到四更天就要起床。 眼下陈楠还是有几分发困。 所以喝几口茶好提提神,驱散困意,他一会要向本府考生训话,他也生怕在这时候,有任何失仪,到时候就闹了笑话了。

趁着还有些时候,他将考生名单拿过来仔细看了遍,他也是要斟酌一番,本府十县,身在省城内的闽县和侯官两县读书人最多。

但是不能五十个试额都取侯官,闽县的,这其中必须有所平衡。

每个县都要雨露均占,开国之初南北榜的事就狠狠闹了一出。 这都是以往的教训啊!既要平衡各县地方,又要从中选拔人才,而且还需照顾到几家背景太硬的关系户,这内内外外,着实不容易啊。

陈楠在细想之际,张师爷走了过来道:“东翁。 各县县学教谕都来了,眼下正提请考生准备入场。

”陈楠点点头道:“马上到卯时一刻了,时候不多了,告诉外面的人准备开龙门,放考生入场。 让搜子把眼珠子放亮了,该查的查,该搜的搜,不许姑息。 本官就不信了,各县县试会有那么多剿袭文章的墨卷,这里面八成都是夹带舞弊!”陈楠吩咐下去,当下在旁的书吏,衙役都是领命而去。 公堂里就剩,陈楠与张师爷二人。 陈楠又喝了口茶,心想府试之后,取中五十名童生都会拜自己为座师。

一般而言,历次福州府五十名童生里将来都会出一两个进士,这对于官员而言,可是宝贵的人脉财富。

若这一届砸在自己手上,没选拔出什么人才,那可损失大了。

想到这里,陈楠不敢怠慢,用手指敲了敲桌案问道:“士子之中,可有什么公论?或是贤良之才?”张师爷赔笑着道:“派去打听的人都回来了,众考生都赞府台大人,平日公正廉明,此次府取必是公允,至于是不是贤良之才,还不是府台你说的算。 ”陈楠笑了笑道:“奉承话就不要讲了,古人征辟选士,每到地方先问有无孝廉,有无贤良方正。

本府身居高堂之上,也偶尔会听说,士子里有什么闽县七杰,侯官五子,你看这些人可有真才实学?”张师爷认真地道:“属下也打听过了,读书人相互吹捧,彼此造势也是常事,有无真才实学在下不敢判断,但滥竽充数肯定有几人。

”陈楠道:“眼下很多士子不好好读书,整日只知交游,写了几首歪诗,就自以为有了名声。

朝廷开科取士,是为国求贤,不是要这些沽名钓誉之人。

难怪我在绍兴时,听家里人说眼下世风日下,终不如当初我辈读书人求实务本,专研经义。 ”张师爷道:“东翁慧眼如炬,自是能淘出金子的,吹嘘再了得,但文章是骗不了人的。

”陈楠称许地点点头道:“此言深合我意,不过你真的没听说什么贤才吗?”张师爷道:“有那么几个,东翁可听说过陈一愚?”陈楠笑着道:“此人不是昔日状元公的儿子。

”张师爷笑着道:“正是,此人府试之前,在南园内举行数次诗会,请了不少府试弟子。 陈一愚眼界很高,诗会里确也请了几名有名的考生,如翁正春,叶向高等。 ”陈楠点点头道:“叶向高县试时的墨卷,我看过,此人才华横溢,不说秀才,就是举人进士也是可期。

至于翁正春本府就不知了,不过能与陈一愚,叶向高并列,也不会差。 ”张师爷当下又说了几个名字,陈楠拿了笔一一抄录下来,待听到林延潮三字时笑着道:“怎么他也有被请去南园?”张师爷笑着道:“是啊,不过别人都说他诗才平平,可却有过目不忘之才。 ”陈楠停下笔来道:“半个月前,此人还托你找过本官,本府记得他有提坐堂号吧。 罢了,到时他的卷子,本官会着重看一下,但话还是放在那,取不取要看他文章写的如何。

”张师爷笑着道:“东翁真是公正廉明。

”陈楠笑着道:“这也是为国荐才,还有你说的这些人的卷子,到时本府会着重看,务必不使贤良遗落。 ”陈楠话音落下,那边一阵梆子响。

张师爷拱手道:“东翁,龙门开了。

”陈楠点点头,端起茶碗又呷了口茶。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