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李商隐人品辩诬翻译和赏析

本站2019-05-2741人围观
简介 李商隐生活的年代正是李唐王朝江河日下,社会动荡不安,政治腐败的晚唐前期。 社会病态纷呈,矛盾重重。 李商隐出生于一个小官宦之家。 少年丧父,他协助母亲千里迢迢带着父亲的灵

李商隐人品辩诬翻译和赏析

  李商隐生活的年代正是李唐王朝江河日下,社会动荡不安,政治腐败的晚唐前期。

社会病态纷呈,矛盾重重。

李商隐出生于一个小官宦之家。

少年丧父,他协助母亲千里迢迢带着父亲的灵柩归里。 弱小孤男,撑持门面,佣书贩舂,备尝艰辛。 家境困厄,不费学业,16岁即以文章知名于文士之间,先得白居易赏识,再得令狐楚知遇,对其培植奖掖。

然科场不公,五考方得一第;官场污浊,十年不离青袍。

就婚王氏夫妻恩爱情笃,却给仕途带来厄运,致使终生处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说不清,道不明,受尽夹板气。 虽苦苦挣扎,也无法摆脱人际关系这张无形的罗网,致使他“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李商隐就生活在这样动荡不安的社会大环境中,本人又遭逢种种不幸。

但他从未向命运低头,一直在拼命抗争。

他的精美绝伦的诗文便是抗争与控诉的记录。

他是一个至情至性,重情重义,很有骨气的正人君子,绝非是势利轻浮不讲信义的轻薄小人。 只要认真考察几件事,便可以真正理解李商隐的政治品质和生活品质,而正是这两个方面使他蒙受了不白之冤。

  先说政治品质。

此方面之关节点则在于所谓的“去牛就李”的问题。 李商隐受知于令狐楚,令狐父子对李商隐有恩,这是毫无疑问的。 令狐楚终生都非常器重爱护这个才华横溢的青年,临死时还将写《遗表》的任务交给他,可谓知遇至深。

然终商隐之世,观其所有诗文,对令狐楚始终充满着感激之情,绝无半字微词。 无论是从史传所载还是从商隐诗文内证来看,商隐平生未作一件有负令狐家之事,何背恩之有?就婚王氏,纯属个人婚姻选择问题,王茂元当时亦非朝廷要员,其实也没有明显的党派倾向,又何能谈得上“去牛就李”?  当两党激烈斗争之时,每当发生大的人事关系变动,李商隐没有一次趋炎附势去攀附得势者。 相反,他总是同情那些失势被整之人。 牛党中的萧浣,杨嗣复被贬时,他曾前往贬所探望。 会昌年间令狐綯失势时,李商隐与他的交往反而密切一些。

李德裕被贬之时,李商隐毫无顾忌地为其《会昌一品集》作序,对其政绩人品给予崇高的评价,为一个被当政者严密监视下的下台宰相大唱赞歌,这需要不凡的胆识和气魄。 仅此一点,便可看出商隐具有坚持正义,守正不阿,同情弱者,不依附权贵的宝贵品格。 晚唐社会,官宦窃柄,扰乱朝纲,牛李党争。

勾心斗角,人事纷纭,互相倾轧。

李商隐终生关心民生疾苦,在弘农县尉任上,为活狱而不怕得罪上司孙简,不怕丢官,足以显示出他的热血心肠和骨鲠气节,此亦是政治品质之大节。   再说生活品质。 李商隐在就婚王氏之前确实有过恋爱经历。

他与柳枝、宋华阳都相恋过,而且恋得非常痴情。

但当他与王氏结婚之后,对爱情却颇为专一执着,未有窃玉偷香之事。 他与妻子的感情很深笃。

王氏死后,商隐在梓州幕府时,府主同情他鳏居清苦,要把才貌双佳的年轻乐伎张懿仙赐配给他。 当时商隐正值中年,丧妻逾岁,续弦亦在情理之中,但商隐因思念亡妻而婉言谢绝,独居至死。

妻亡之后尚能如此钟情自守,妻在之时更无可能轻佻放浪。

商隐非轻薄之徒。

  至情至性的作品方能打动读者。

只有具有赤子之心,热爱生活,关心现实与人生的作家,只有具有高尚品格的作家,才可能创作出反映社会主流与本质的至情至性的作品。

品格卑污低劣的人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格调高尚感人肺腑的作品。 作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