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成长中那些永不磨灭的记忆美文

本站2019-07-14170人围观
简介 【经典美文】 不知怎么了,伴随年龄的增长,岁月的流失,偶感心态已有些衰老,喜欢上怀旧,心里也总是想起那年那月那事,那些曾经艰难而又幸福的日子。 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父母养育了我们三兄

成长中那些永不磨灭的记忆美文

【经典美文】  不知怎么了,伴随年龄的增长,岁月的流失,偶感心态已有些衰老,喜欢上怀旧,心里也总是想起那年那月那事,那些曾经艰难而又幸福的日子。

  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父母养育了我们三兄妹,从记事起,家里就一贫如洗,我们家是半边户,父亲在城里工作,我妈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每天忙里忙外,起早贪黑,父亲也一直在单位上班,经常顾不得回家,要知道八十年代初期,有一份铁饭碗的工作,羡煞多少人,毕竟张口的太多,我爸微薄的薪水根本就入不敷去。

一家人过得甚是艰难,爸妈分家的时候什么也没分上。

全靠他们白手起家,不知吃尽了多少的苦头,供我们兄妹三个读书。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时的我已经懂事,常常帮我妈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尽量减轻他们的负担,他们早去晚归,省吃俭用。

慢慢的家境有些好转,我们也有了属于我们自己房子。

如今农村空洞洞的老家。   随着我们年龄长大,学费也一年年递增。 着实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每到开学的时候,父母都焦虑得不成样子,而我们总是不懂事与他们争辩,甚至带些埋怨。

现在想来,真是惭愧,不应该啊!  后来实在没办法,我爸就办了停薪留职。 请人做了一台拉货的板车,带着一家人全都进了县城。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走的情景,如今还历历在目。 一台板车放了几床棉被,锅盘碗筷,外加两个木箱,就是我爸妈进城讨生活的全部家当了。 每到一个上坡路,我都帮父母推车。 几十里泥沙路我们一步步走过来。

虽是冬天,但我们心里一直暖到城里的小家。

承载了父母对生活全部的希望。

对未来的信心。

  就这样父母在城里做起了小生意,一开始,城里的日子并不比农村好过多少,他们每天天没亮,四五点就起床进货了,常常朦胧在被窝的我,被妈叫唤父亲起床的声音吵醒,几分钟后又恢复平静。 这么些年,父母从未睡个早床,每每想到一群儿女,他们每天又不得不坚持。

  曾几何时,大街小巷都留下了他们吆喝叫卖的身影,为了这个家,为了一群儿女,他们操悴了心,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甚至生命。 转眼到了新世纪,我弟弟读完大学,他们才总算松了口气,可他们已是两鬓斑白,满是皱痕的老人了。 我也早不上学,来到了广东打工,我妹也城里上班。 零二年我弟弟大学毕业,在长沙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

我也几年未曾回家,零五年我把父母接到珠海,记得那天车到珠海已是凌晨三点多,爸妈给我和爱人带了许多的特产。

那些日子里,看得出来,他们很开心很开心。   父母做了一辈子,也忙碌了一辈子,从未停下歇息,我们做子女的也经常劝慰他们,叫他们保重身体,累了就不要再干了。 他们一辈子都是靠骨气尊严执着的活着,就算老了,他们也没想过依靠子女。

他们把这种品性,完完全全的遗传到了我们这代人。 以至于我到现在做了父亲,都是和父亲一个秉性。   时间到了零六年上半年我妹结婚,在城里买了房,我弟也早在长沙买房,而我也准备零七年在城里买房。

能在城里有个家,有一套房子,告别出租屋,是我爸妈追逐了一辈子的梦想,不是他们没有能力,而是他们为了这个家全部奉献了。 记得我十一月份去北京天津旅游,晚上了在北京给爸打电话,那天我爸特唠叨,极不耐烦,匆匆的几分钟我就挂线了,没想竟是和老爸今生最后的一次通话。

  旅游回来后一个礼拜,那天家里一大早就打来电话,告知我爸病重速归,和爱人请了假就往家赶,竭尽全力几经碾转都没能救回我父亲的命,一个星期后,我给爸交待后事,泪水从他眼角流到了他满是胡碴的下巴。 没过几天好日子的爸就这样走了,终年五十五岁。 后来得知,我爸生病的那天,从早上四点一直忙碌到上午十点,早餐根本都没顾得上吃,那天生意也出其的好,以至高血压引发脑出血,倒在了自家的档口。 就再也没站起来。 全家人陷入一片悲痛之中。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往事不堪回毪,我也两年没回家看他老人家了,清明也没回家祭扫,真是不孝。

是该回家了,是该看你们了,我至亲至爱的亲人们!我魂牵梦绕的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