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治水天才李冰:一挥手送来一个“天府之国”

本站2019-09-0422人围观
简介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8日电题:治水天才李冰:一挥手送来一个“天府之国” 作者:袁秀月 如果按知名度来给世界上的机构排序,那么,时空管理局恐怕在地表以下。 它有上万名专业人员,管

治水天才李冰:一挥手送来一个“天府之国”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8日电题:治水天才李冰:一挥手送来一个“天府之国”  作者:袁秀月  如果按知名度来给世界上的机构排序,那么,时空管理局恐怕在地表以下。 它有上万名专业人员,管理着整个地球的时空秩序,但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只是个实习生,还是在最边缘的部门——远古信息部。

平时的工作就是整理资料,值班监控,避免时空穿越者扰乱秩序。

  总之挺无聊的,不过最近,在公元前256年——前251的故纸堆里,我还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

他叫李冰,一个水利超级天才,疑似时空穿越者。

制图:倪雯冰  1.  李冰大约生活在公元前305年到公元前235年,也就是战国时期。 关于他生平的资料很少,有人说他是山西人,有人说他是秦国人。

不过有一点很确定,他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蜀地。

  他带领蜀地的百姓建造了都江堰,既治理了洪水,又灌溉了农田,让成都平原获得了“天府之国”的美称。

  要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难,引用蜀人李白的话说,就是“难于上青天”。 因为两亿多年前,四川盆地还是个内陆湖,后来,因为地壳运动和四面高山隆起,湖盆抬升逐渐形成盆地。   但这时的四川盆地并不宜居,更别提“天府之国”了,每到雨季就被大水漫灌。   成都平原有一条河很重要,叫岷江,古蜀文明就从岷江上游兴起,后经过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五个时期。   大禹曾经自岷山疏导长江,古蜀国历任君王的工作之一就是治水,鱼凫有“治导江”的记载,鳖灵还因为善于治水而称帝。

  总之,在这个地方,治水是民生大事,但洪水险恶,地形不利,难啊。

  2.  这也是我为什么怀疑李冰的原因,他所带领修建的都江堰,比之前的所有水利工程都要精妙,而且两千多年运作如常,可谓巧夺天工。

容我介绍一下。   都江堰坐落在岷江之上,它的第一道关口是鱼嘴形状的分水堤坝,修建在岷江弯道处。 在这里,汹涌的江水会被分隔成外江和内江,外江泄洪,内江进入成都平原灌溉。

制图:倪雯冰  李冰让内江的河床低于外江,枯水时节,可以保证6成水进入内江,4成水排往外江。

而在夏季洪水来临时,因为弯道动力学的原理,六成水会排往外江,四成水进入内江。

  而且,内江入口处河床凹陷,外江凸起,根据弯道环流水沙分流原理,表层较清的水会流向凹地,浑浊的底层水则流向凸地。 这样,大量沙石将会被外江水带走。

  进入内江的水仍携带大量沙石,二次排沙就需要飞沙堰了。

飞沙堰是内江外侧的一道低矮堰坝,它的下方是狭窄的宝瓶口。 水流流到飞沙堰时,会被宝瓶口制约,加上小山包的顶托作用,形成漩涡,沙石被会甩出飞沙堰。

  内江进入成都平原的最后关卡是宝瓶口,它起到节制水流的作用,当内江水超过宝瓶口流量上限时,多出的水便从飞沙堰排到外江,达到二次排洪。

而流出的水会不断分流,灌溉成都平原的万亩农田。

制图:倪雯冰  3.  一个都江堰,造福千万蜀人。

既可以防洪泄沙,还可以灌溉航运,成都平原从此成为“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   如此四两拨千斤,无怪乎很多人都怀疑,李冰是穿越过去的。

不过,进一步翻阅资料,我又发现,这似乎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在春秋战国时期,四川盆地存在很多大大小小的国家,其中有巴国、蜀国、充国、苴国。 充国是从巴国分离出去的国家,苴国是蜀国的分封国,但他们之间互相不对付,巴国和苴国联合,蜀国和充国结盟,战争不断,连续内耗。   公元前319年,几个国家又打了起来。 巴国灭掉充国,但又被蜀国击败。 苴国向秦国求助,蜀国也派使者与秦国结盟,不希望他们干涉苴国。   但彼时,军事强大的秦国显然有另外的想法,他们想统一诸国。

所以,秦惠王听从司马错的建议,先与巴国联手灭蜀,然后吞并苴国,最后趁机灭亡巴国,统一川中。

  对于秦国来说,这是个正确的决策,兼并巴蜀,为秦国之后统一六国提供了物资和航运交通。   但兼并后的蜀地一度处于混乱状态,直到公元前256年,秦昭襄王任命李冰为郡守,开展各种民生建设,兴修水利、修桥补路、开发盐井。

制图:倪雯冰  4.  在我们部门管理的那个时代,人们将洪水与猛兽视为霍乱世界的两大灾害。

到了2019,猛兽易防,洪水却仍然“无情”。

8月,超强台风利奇马到来,浙江、山东、江苏等个地方都遭遇了大洪水。   我很不愿意看到这些,两千多年过去了,人类的科技大跨步,但在大自然面前仍然渺小。 不过,人类应对洪水,有了更多方法,少了更多恐惧。

  人类和大自然从不是对立的,历代治水人有个经验——“以水治水”,即根据水往低处流的特性,利用水自身的能量,达到避害兴利的目的。

  李冰修建的都江堰,没有大肆修筑堤坝,而是顺水之性,崇尚自然。 在出土的李冰石像上,刻有“珍水万世焉”的字样,让大家世世代代都要尊水。

制图:倪雯冰  他还有一个治水名言,即“深淘滩,低作堰”,意思是每年修理内江河道,要淘到一定深度,而飞沙堰要低到一定程度,这样才能保证灌溉水够用,并且不会内涝。

  2009年,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曾提到这个理念,他认为,这句话还可以应用到企业发展中。

业务要“深淘滩”,用创新技术和管理降低内部运作成本,把利润挖出来,对外要“低作堰”,多为客户创造长期价值。   我也深受启发,治水犹如治理人生,不能只对外界要求高,而对自己要求低。

而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作为时空秩序的管理者,也需要去思考什么是“封堵和疏导”。

(完)责任编辑:王江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