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五代梦第七百二十四章 濯缨翁

本站2019-08-16135人围观
简介 “居然还记得妾身呀!”一声低调的温柔,却让人感觉到就好像是家里久待的人,心神忍不住一阵荡漾。 “好厉害的音波伤神!”自然便是萧乘在逸群楼,结识的唐国大将陈诲!他和燕敬权还有郑彦华

五代梦第七百二十四章 濯缨翁

  “居然还记得妾身呀!”一声低调的温柔,却让人感觉到就好像是家里久待的人,心神忍不住一阵荡漾。   “好厉害的音波伤神!”自然便是萧乘在逸群楼,结识的唐国大将陈诲!他和燕敬权还有郑彦华,几乎是紧跟在苏侯身后。 被郭威送回金陵,被闲置在府,为人极为低调。

但是忽然看到凤熙熙和苏侯离场,自然明白发生了大事。   铁将陈诲当初是王延政手下头号战将,后来闽国被灭投到唐国,乃是除了边镐之外,唐国最强的战将。

唐国由他带领的百胜军,号称是南方最强的军队。

  而陈诲后侧那个魁梧的青年林仁肇,身形挺直脸上似乎带着凝重,却正静静的打量着这边的马车。

不过因为有苏侯站在门口,他们倒是没有跟着出来。

燕敬权和陈诲身后,跟着燕卿、燕七娘,而萧乘站在燕七娘身边。

  “记得,当然记得,怎么会忘记呢!”因为修行者太多,大家对各门各派拥有的资源,自然是眼红虎视眈眈。

逍遥派如果没有两大太上长老的坐镇,只怕早就在金陵城别想安然,看着没有露面的沈嫣然,苏侯的神情没有放松。   虽然还没有真正见识到,她出关后的境界,想必以是当世罕有人能及。 不管她有什么想法,苏侯知道都能够给逍遥派增加一分压力。 看着马车里隐隐的身影,苏侯知道自己和她有着差距。

  但是作为同门修行,看着沈嫣然时有时无的气机,明显修为再次有了突破,苏侯越发的感觉,面前的人深不可测。   她来逍遥宫干什么?  不说苏侯心中有所怀疑,哪怕就是一个境界,和沈嫣然差不多的高手在这,此刻面对沈嫣然的话,心里都会产生如此的疑问。

一个当世最高级别的高手,岂是会轻易现身的!  “千古江山  英雄无觅  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总被雨打风吹处  斜阳草树  寻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  金戈铁马  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  封狼居胥  赢得仓皇北顾  三十三年  望中犹记  烽火中原路,  可堪回首  佛狸祠下  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  廉颇老矣  尚能饭否!”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车厢里的沈嫣然虽然没动,可是这宫里宫外的人,在这刻似乎被施了定身法一样,都站在那里,耳朵里清晰的听着,沈嫣然缓缓的念诵着:“有人把这首词送给了边康乐,想必他很开心罢!”  “边江军开不开心,贫道不知道,不过可以感觉到,你现在很开心!”苏侯虽然两鬓斑白,不过看去只有三四十岁年纪,长身玉立器宇轩昂。

一双乌亮的眼睛,犹如孩童一般清澈透亮,当真担得上风度翩翩。   他微微含笑的看着马车,就好像一个特别熟悉的人,看到自己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时间感情深入的回忆一般。 那似乎隐藏的激动闪现,没有来得及迸发出激情一样。 但是他浑身气机未变,一直笼罩着整个宫门!  感觉到他的举动似乎有些失礼,甚至在旁人看起来,似乎有些过分了,但是他的眼神看着,却是一种带着温暖,也是被人欣赏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沈嫣然的来意,但是想到这几十年她和冯碧唯的争斗,苏侯丝毫没有松懈。

  “莫非,妾身到了逍遥宫前,你也不邀请妾身进去坐坐?”马车里的沈嫣然似乎不奇怪,也慢慢的眼神柔和起来,自从心境的提高,对于很多事物和现象,已经都能释怀和理解。   虽然在马车里没有出来,但是可以感觉到面前这个人,虽然全神贯注,但是对自己没有一丝的敌意,不然也不会如此的淡然。 如果心中无碍,自然不会被人记挂!心中但能无碍,方能坦然面对!  “仙子尊贵,逍遥宫鄙陋,岂敢请仙子入内!”虽然从来没有反感过这个人,却感觉这个人好像永远有着巨大的危险。 即使作为沈嫣然当初的仰慕者,苏侯依旧没有丝毫的迷糊,果断的拒绝了沈嫣然。   如果没有错的话,冯碧唯一定是再逍遥宫修炼的。

这个人本来就应该存在自己生命中,或者已经在自己心里存在了好久。

这种奇怪的感觉,苏侯说出来也许没有人相信,但是苏侯自己却知道,所以他更不会让沈嫣然进去!  “本以为逍遥派会好客,现在看来不尽其然!但是,如果妾身想进去呢?”沈嫣然的声音依旧没变,甚至也没有散发出丝毫的气机,可是她的话说完之后,这里瞬间更加安静了!  天地间似乎瞬间凝固了!  修为到了苏侯这种境界,早已经突破了,天地间某些规则的桎梏。 所以感觉到沈嫣然这话的时候,他瞬间就明白过来,沈嫣然不但要找冯碧唯,显然还有针对萧乘而来:“贫道虽然不才,但是寄身门派几十载,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这刻在苏侯的脸上,居然带着了几分果决,甚至让人感觉到,在他身上居然隐隐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好像他整个人都在慢慢的变化!  “咂,咂!没有想到,你倒还真有几分手段!”申公喜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更相信肯定是有某种东西,在吸引着沈嫣然。 或者说天注定了这次的遇见,居然感觉到苏侯的身上,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松动,显然是一种突破的意境。

  临阵受压居然突破,这种机缘极为罕见。

虽然苏侯的面容从未改变过,可是即使闭着眼睛,也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机一直在提升。

  “原来你这个人,居然需要在自己生命中有着压力?难道木平和尚没有给你算过,将会遇到生命中的宿命,就是妾身吗?”沈嫣然居然真的笑了,她认识苏侯也是几十年了,对苏侯自然是了解的。   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即使木平和尚从未算过,但是听到沈嫣然这么说,一看到申公喜的样子,就可以感觉到有些东西,好像存在自己心里,或者说注定会在自己生命里出现:“也许吧!但是不管宿命如何,贫道想着今日的逍遥宫,还是没有准备你的茶!”  这就是缘分!  “你认为自己是逍遥派的濯缨翁吗?”沈嫣然声音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