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地中海死亡之旅-传奇故事

本站2019-06-12126人围观
简介 2004年10月3日一艘从利比亚海岸出航的船只,历经16天后在意大利兰佩杜萨岛以南50海里处被人发现时,船上仅剩15名幸存者。 甲板上和货舱里共发现了13具尸体,另外还有80具在途中

地中海死亡之旅-传奇故事

  2004年10月3日一艘从利比亚海岸出航的船只,历经16天后在意大利兰佩杜萨岛以南50海里处被人发现时,船上仅剩15名幸存者。

甲板上和货舱里共发现了13具尸体,另外还有80具在途中被抛入茫茫大海。     扎哈拉从昏迷中苏醒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已经发臭的尸体中间。 再晚一分钟,她就会被当作尸体装入绿色的塑料袋,幸好指挥搬运的意大利兰佩杜萨岛港务局局长米凯莱·尼奥西突然发现,在横陈的尸体当中有一只苍白的手在微微颤抖。     扎哈拉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挽救了自己。

随后她被直升机送往西西里岛首府巴勒莫的市政医院。 此时的她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中,生死不明。

兰佩杜萨岛的老水手们通常把这种情况叫做起死回生。     一条死亡之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这艘10月3日从利比亚海岸出航的船只,10月19日在意大利兰佩杜萨岛以南50海里处被人发现时,船上仅剩15名幸存者。

甲板上和货舱里共发现了13具尸体,另外还有80具在航行途中被投入茫茫大海。     这些幸存者此时都已严重脱水,他们瘦骨嶙峋,目光呆滞,好似一具具行尸走肉,根本没有力气开口说话和进食。

在陆地上安稳地度过了劫后余生的第一个夜晚之后,他们总算有力气吃点东西。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些经历苦难的人才开始告诉人们他们悲惨的经历。     看着眼前的景象,听着幸存者们的叙述,港务局局长尼奥西宁愿相信这是一派胡言。 但他看得出来,这些幸存者的眼泪是从心底里流淌出来的。     不堪回首    还挂着生理盐水的巴尔汗·阿希法蒂回忆道:我们是10月3日出发的,那时我们有100多人。

他们告诉我们,顺利的话到达意大利只要两个小时,所以我们上船的时候随身只带了一些最基本的补给品面包、蜂蜜、一点点水。

    船上竟然没有船长也没有水手,蛇头们教这些偷渡者中最机灵的一个如何把舵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方向。 船航行在地中海上,就好像汽车行驶在欧洲的高速公路上,而这艘死亡之船上的乘客们当时的心情也如同周末出去游山玩水一样兴高采烈。     头一天大家都很兴奋,不停地打闹嬉笑。

我们的未来因为这次航行而改变,我们会带着大把大把的钱回家,大家都这么认为。 那天的海也是那么平静,微风那么惬意,温和的阳光照在身上,大家都忘却了恐惧。 饱受摧残的阿希法蒂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就觉得害怕。

    不料第二天,船的发动机开始不听使唤,而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则完全停止了运转。

于是,在茫茫大海上,孩子们开始抱怨,船上的一些索马里人则聚在一起跑到船头向天空张开双臂,祈祷命运的转折。

    幸存者们面对摄像机镜头讲述这段噩梦般的经历时毫无表情。

面对痛苦,他们在心理上已经麻木。     于是船开始漫无目的地漂流,一直向东漂。 阿希法蒂继续回忆道,那时我们就想,只有奇迹才能救得了我们。

雨下得很大,波涛汹涌,然后船上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     第五天,地中海的海浪肆意地摇晃着船身,有5个人在饥渴中痛苦地死去。

船上的其他人相信这是因为他们此前喝了海水,同样也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强壮的体格、经受不住通往自由世界道路上的重重考验。     这些偷渡客每人向蛇头交纳800到1200欧元才登上这艘前往意大利的船。

但是他们当中没有人会想到,利比亚的旅行社交给他们的船后来竟成了他们的棺材。     另一名幸存者穆罕默德·约瑟夫不情愿地回忆道:第六天又有六七个人相继死去,其中有孩子。 不少人是在寒冷中离开我们的。 在寒风刺骨的夜晚,我们不知如何御寒。 四周看不到任何船只,大家不说话,也睡不着,只是等待。     越来越多的尸体发出阵阵恶臭,剩下的人不得不将他们抛入大海。

一开始,死者的家人希望把亲人的尸体保存在货舱的隔间里,但最后还是屈服于大多数人的意见,屈服于求生的本能。